龙虎 >娱乐 >歌手帕尔哈提:我没什么梦想 是梦想来找我 >

歌手帕尔哈提:我没什么梦想 是梦想来找我

2019-10-29 09:43:01 来源:工人日报

  

  《中国好声音》第三季落幕,新疆维吾尔族音乐人帕尔哈提没能夺得冠军,对此他淡定得很,但很多观众却激动异常,认为他才是自己心目中的“无冕之王”。对帕尔哈提的态度,网友大致分为两派:喜欢的表示帕尔哈提“用心诉说思念”,“别的歌手在唱歌,他本身就是歌。”不喜欢的直言“像电锯一样,难听,无法接受”。还有一种看法略为中立:帕尔哈提的登台和导师的转身,拓宽了中国观众的审美,丰富了主流媒体的音乐。

  网友声音

  @真实和纯粹永远应该成为美丽和清纯的老师。在这样一个真正用纯粹的心的力量和感受唱歌的人面前,其他任何同样发自内心的“好声音”,都会因为那多出的一点点技术修饰而黯然无光。

  @物以稀为贵啊,在“装”的年代,一个真实朴实低调的人会格外让观众们喜欢。

  @感谢“好声音”,让我们听到如此震撼心灵的歌声。

  @老帕没得冠军或许是“好声音”的悲哀,因为历届的“好声音”,最后得冠军的都不是最好的声音,这也说明“好声音”这个舞台还达不到真正的高层次。

  解读梦想

  我现在也挺好的 不出名也挺好的

  据“好声音”节目组的编导透露,他们是在春夏之交的4月“偶得”帕尔哈提这个“宝贝”的。当时前往新疆意不在他,经人介绍,在接近零摄氏度的夜晚去了他常去驻唱的餐厅。

  工作人员裹着厚厚的外套,坐在距离舞台几米开外依然哆哆嗦嗦。就在觥筹交错和食物的香气中间,一把冬不拉、一把电吉他、一套鼓,帕尔哈提和他的哥们儿就这样“即兴地、自娱自乐地high翻了整间餐厅”。

  事实上,“帕尔哈提”在新疆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他出生在乌鲁木齐附近八钢的一个工人家庭,8岁时有了平生第一把吉他。但他不识简谱和五线谱,弹吉他的指法也是自己摸索的,旋律记在脑子里。

  2005年,刚从新疆艺术学院美术专业毕业的帕尔哈提起了组乐队的想法,他喊来结交多年的音乐好友,以及后来的妻子,组建了一支名为QETIQ的乐队(酸奶子乐队),他相信声音是天然的,包括用人奶的心来做音乐,而音乐就是声音发酵后的产物。与一般酒吧驻唱歌手不同,“酸奶子乐队”的成员基本很少走南闯北,大家一般固定在乌鲁木齐的几个酒吧和餐厅里,而帕尔哈提每天演出时都只唱4首歌。“在新疆的圈子里面,年轻人喜欢我们唱的歌,四十多岁的人也很喜欢我们。有的人专门听我们乐队的歌,听完,酒不喝就走了。”这支乐队特别受到当地年轻人的喜欢和追捧,而且他们还会唱多种语言的歌,包括英语、西班牙语等。“好声音”节目组在看完他的表演后,立刻邀请他去参加试音,尽管帕尔哈提当时客气友善地应允下来,可之后却悄无声息了。一个月,节目录制已经迫在眉睫,导演组急了,各种敦促劝说,他这才在节目开始之前寄来小样。后来被问及为何思考这么久才参加比赛,帕尔哈提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现在也挺好的。不出名,也挺好的。”

  解读家庭

  太高兴了也不太好 太悲伤了也就是那样

  帕尔哈提和老婆已相识十年,在第五年时结婚,如今已有一双可爱的儿女。但提及当年,帕尔哈提依然有些羞涩,那时妻子有很多人追,而自己性格内向,并不懂得取悦女生,一度以为没戏了。但凭借着音乐这个充满魔力的东西,两个互相欣赏的人最终组建了家庭。

  说起这些事情时,帕尔哈提的口吻很平静,他已经习惯了如此,“高兴的事挺多,不高兴的事也挺多。太高兴了也不太好,太悲伤了也就是那样。”平静的话语背后,有着不一样的领悟。2002年,帕尔哈提的哥哥因肺病去世,疼爱哥哥的父亲为此悲痛万分,两年之后也黯然离世。爸爸离开之后,因为担心妈妈会觉得孤独,帕尔哈提提出让妈妈搬过去跟着他一起住,可母亲留恋之前的房子,一直不愿搬走,直至去世。母亲去世前最后一次回老家,帕尔哈提待了近半个多月,“我们去看母亲,她身体不太舒服,大半夜回到老家,我们看她真的不好,就带她去医院,在医院躺了四五天然后就去世了,就是这样的。”

  解读德国红

  我没有什么梦想 是梦想自己来找我

  2010年时,帕尔哈提的一个朋友带着德国音乐节的主办方来到新疆,碰巧看到了帕尔哈提的演出,当时主办方很激动。就在那年10月,帕尔哈提和乐队第一次受邀前往德国,与交响乐团合作演出,并举办了属于自己的专场音乐会。那段演出视频在Youtube上红极一时,其民族性的音乐大获欧洲歌迷热捧,点击率几十万。而这并非帕尔哈提唯一出国演出的经历,2011年及2012年,帕尔哈提连续受邀参加土耳其音乐节。并在2013年5月,在德国发表了乐队第一张维语唱片,并受到德国国家电台的采访和 BBC Radio专题节目介绍。这段经历,对于帕尔哈提而言也是十分神奇,他曾说:“我没有什么梦想,是梦想自己来找我。”

  不过估计帕尔哈提永远不会忘记,那是1999年,有个朋友问他,如果有机会去国外演出,你去哪儿?当时他回答是德国。结果十年以后他就去德国演出了,“我一直在弹、一直在唱,是梦想自己找我,不是我去找这个梦想。”现在帕尔哈提每年夏天都会受邀去欧洲的音乐节表演,曾经在整个管弦乐团的伴奏下,对着近千名国外观众唱歌。这些“牛逼闪闪”的经历,帕尔哈提并不觉得有多传奇。

  他目前的愿望是有一天可以去监狱唱歌,“在那里没有所谓VIP 或者看台区的价格划分,每个人都在等待机会重生,我希望我唱歌能帮助人。”

(责任编辑:介已)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