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娱乐 >导演王小帅:中国的电影观众缺少培养和引导 >

导演王小帅:中国的电影观众缺少培养和引导

2019-10-29 07:52:02 来源:工人日报

  

  釜山再访王小帅导演,已经是距离威尼斯电影节好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他的《闯入者》呼声甚高,但最终与奖项无缘。开玩笑问他心情,他也幽默回应说:“我还需要奖项证明吗?”和其他被划为第六代导演的同行相比,王小帅一直是很淡定的一位。贾樟柯的《天注定》、娄烨的《浮城谜事》都在积极寻求改变和变革,只有王小帅,依旧在创作中沉浸于他的上世纪中叶,以及安稳背后触之可及的反叛情绪之中

  A

  拍片一定要尊重自己和时代

  记者:《我11》时采访过您,您说片子有私人情结,尤其父亲那段儿,《闯入者》有哪些地方带有私人感情吗?

  王小帅:坦白说是比较少,当然也有私人部分。他们从“文革”以前到以后大幅度的变化在一个人身上,是有代表性的。不管什么时代,这种渐变性是存在的。

  记者:您拍的片是时代性很强,但为啥八零后的新锐导演,这种时代性的共性体验主题的片子越来越少?

  王小帅:我们那个年代,就比较重视关怀这个氛围。比如《我11》的时候,周立波就说,你11,谁关心你11?对不对?就是这个概念。那我说,连你自己都不关心你自己的11,谁来关心你呢?所以说,这是一个理念问题。

  记者:最早的《十七岁的单车》,贾樟柯最早的片子,都是基于时代的,但现在青年导演好像创作跟时代没关系了,都是古装、喜剧……

  王小帅:对。这就需要有责任的学者好好去把这个环境、氛围、历史位置和每个人的创作去做一些探究、研究。

  记者:我之前采访某明星,他的观点很有趣。现在很多年轻导演不是说怎样把导演事业维系下去,而是我这部片一定要拍成,当一次导演就满足了,以后当不当无所谓……

  王小帅:这没办法,是环境对人的影响。大环境同时也在对创作者进行潜移默化。可能现在的商业化、市场化,始终多多少少在影响大家,说我拍的片子没人看,一定要用票房来衡量成功,甚至有时候乱搞、乱来、作践自己,还把这种东西当作一个标杆。我不敢妄加评论八零后导演,但唯一的观念是,观念上始终要有一个东西在那里,思考对人和个体的尊重。这个很重要,不会为了时代改变而改变。

  不要耻于为艺术创作

  记者:你之前说过,不喜欢被人归结到第六代里。

  王小帅:之前的代际划分,虽然导演们的创作态度、观念上有区别,但也形成了一些有区别的作品群。但往后走,社会在变化,这种归类就简单而笼统了。像前一段时间出现一个导演就喊第七代,再出来一个就喊第八代,我们都是极力反对的。我觉得这就是舆论界或一小撮人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简单地一种偷懒。当然,你真愿意甘愿把自己的智力降到这么低落,过几年就划一代,我也没意见。

  其实现在按“代”划分已经不准了,应该说“整体”。商业电影完善的过程我不反对,这非常好。但在这之中,一定要有在商业片范畴内也能留下来的好东西。

  记者:所以这方面,媒体也是失职的是么?

  王小帅:在很大程度上,媒体也是帮凶。但这几年我开始感觉到,媒体也在产生变化。

  记者:包括您在内,包括娄烨和贾樟柯,现在都在开始重新关注当下了。

  王小帅:关注当下是个很重要的创作关注点。这是需要传递的声音。很多人以为,我生活已经够烦恼了,为什么要再去看这种压抑的悲剧?我要去看喜剧!乐乐得了!其实这是非常有毒害的声音,愚蠢!你在电影院里Happy两小时,回去后又在自己的公租房里吃泡面继续抱怨?!这就是在吸鸦片,心灵鸡汤救不了一世!《青红》在法国上的时候,有个法国老头费尽心机搞到了我的邮箱,给我发邮件说,感谢你这部片子给我带来的冲击,这种冲击带来的思考,其中转化的能量也是很健康的。

  记者:您现在创作心态是怎样的?因为可能举例来说,贾樟柯和娄烨跟您算是一批的导演,在风格和题材上都在改变……

  王小帅:其实我内心也很纠结,纠结在于下面要拍什么。我更多精力放在这块儿。至于你说的这两哥们,其实都是还在创作本身之中。比如娄烨,我跟他也吵过架,我说你回来内地,肯定要面对市场,不争取这一步,你可能还有很多弯路要走。包括小贾,他当然希望推陈出新,但破冰之旅很难,你慢慢往前走的同时,不能影响创作。你不能去做自己都不相信的价值观,这个其实是要警惕的。

  C

  对拿奖这事儿已经看淡

  记者:这次再来釜山,有没有一些自己的私人情绪或感触?

  王小帅:这次来见到一些老朋友,比如创办釜山电影节的金东虎,虽然他已经进入幕后了,但还是出现在一线请导演吃饭,每年都这样。我就跟他说,你真的是创造历史了,从过去的老地方搬到现在的新楼,韩国电影也在世界上爆出来,金基德他们起来了。他还说北京电影节也来请他,给北京出点主意,他就直接说,北京电影节做得好很简单,像韩国一样多引进些独立电影和艺术电影来,不要光搞那些商业大片和政府大片,但是其他听的人就笑,这跟环境相关。

  记者:说到《闯入者》,今年威尼斯呼声很高,但最终折戟,现在回想起来心情怎样?会有遗憾么?

  王小帅:就是挺替吕中老师惋惜。他年岁大了,以后再演也演不动了,但电影就是这样,私底下记者或观众吆喝得很热闹的片子,但不一定能最终拿奖。这真的跟那七八个、八九个评委之间的口味和趣味相关。

  记者:所以金马的提名,你状态也一样?就是拿奖挺好,没奖也无所谓?

  王小帅:对,金马更是这样。已经很平静了,因为这么多年也没有过提名,早有准备,感谢金马这些人。

  记者:最近十一档闹得很凶,《黄金时代》那么文艺的片子,票房很惨,这种需要你观影前做些功课的片子卖得很惨……

  王小帅:我觉得在这样一个空间,你让观众非得为一个文艺片去买账,也是很难的。这就像拳击或举重,也有个重量级之分。这种片就该去文艺院线放,但现在全世界的艺术院线都在衰落,大家都把眼光放在中国,可是观众呢?但他们缺少培养和引导。

(责任编辑:吕分)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