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娱乐 >乐评:帕尔哈提像开了“振动模式”的刀郎 >

乐评:帕尔哈提像开了“振动模式”的刀郎

2019-10-29 16:05:02 来源:工人日报

  

  本周娱乐江湖上最大的动静,可能是又一个《好声音》冠军出炉,还有国庆黄金周两大电影《黄金时代》和《心花路放》的票房大PK带来的余响。

  那英团队的张碧晨干掉了汪峰团队的帕叔,夺得冠军。但这注定又是一个马上就要被遗忘的冠军,我努力回想前面二季的冠军,只记得有一个抱着吉他声嘶力竭唱汪式北京土摇滚的梁博。

  之所以记得梁博,是因为和本届最后冲冠的两个歌手相比,梁博从长相到唱腔,是那种二三线城市城乡接合部的范儿,都很中国。而这回最后PK的两位,张碧晨和帕尔哈提,最先我一看,还以为是两个老外。张小妹显然有点韩国版本,而老帕一看就是欧洲范。后来才晓得两位分别在韩国和德国混过,都是很能折腾的职业歌手,再次证明《好声音》其实不是号称只供业余选手撒欢的奥运会,而确实是专供排名前10的种子选手的专业锦标赛,只不过穿了一个“为普通人圆梦”的马甲。

  老帕唱歌,其音色和动作的做派,有点像一个把自己开成了振动的刀郎。他一唱歌就天黑请闭眼,就周身发抖,一种过于职业性的抖动,以至于最后他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就把一位网友抖得直吐槽:“唱得我一身鸡皮!”

  虽然全场震撼,我也震了,觉得处理得实在是好,连对手方老大那英都有点挂不住,只好扯起辩证法说歌唱无法比第一第二,“无所谓”!但接下来我一听到张小妹唱完,就觉得冠军肯定是她,或者说,场上的评委,会把多数票投给她。

  最后,张小妹以非职业并有点青涩的表演,赢了非常职业并完美到发抖的帕叔,这就像粗制滥造的伪公路片《心花路放》,在票房和人气上赢了精心炮制的伪文艺片《黄金时代》。

  我在电影院看《黄金时代》的时候,开演不到半小时,前排两位看上去并不文艺的女青年,终于忍无可忍,像银幕上的萧红从东北老家离家出走那样,起身走向门口。我以为她们是去集体解手,但她们再也没回来。

  能把不文艺女青年都拉来坐下,是《黄金时代》宣传上的成功,但不到半小时,就逼得她们离场,只能说是因为该片把黄金变成了黄泥巴。网上吐槽的狠话很多,“《黄金时代》为何没能PK过黄渤时代?”“民国的文人们原来就是在混朋友圈”,都多少发泄了这种恨泥不成金的情绪。

  从海报到片花,从编导到粉丝,无论该片把自己打扮得文艺B格有多高,但其文艺品格,也超不过网上一段萧红的百度百科,和萧红纪念馆(如果有的话)的暖场资料片。而故事情节给人的印象,也不过是萧红怀着1号男人的娃儿躺着和2号男人滚床单,怀着2号男人的娃儿站着和3号男人结婚,其全部艺术上的追求,可能就在于拍出了躺着和站着的差别。

  而一躺一站之间,虽然该片调动N个明星来瞎摸萧红,但1930年代萧红作为被鲁迅罩着的女作家形象,还是没有像张碧晨那样出线。在主题上,为什么我们在2014年还来拍她?当年围绕在她身边那帮行为和口号在艺术之上的左联男女混混,为什么如果不是因为她,不可能重新被我们看见?萧红跟他们在生命和艺术上有怎样的冲突?从人物到主题,这样一部“巨片”,居然毫不及格,《黄金时代》就这样把一矿三心二意的黄金,炼成了一摊四分五裂的黄泥巴。

  文/马拉

(责任编辑:应诠乐)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