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 >华人 >夏春平:读图感受海外华文报纸的“正在进行时” >

夏春平:读图感受海外华文报纸的“正在进行时”

2019-10-29 05:32:01 来源:工人日报

  

《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自序

夏春平

  直观清晰地认识一个物品或事件莫过于能亲眼看一看,所谓“眼见为实”;在没有条件见到实物时应该尽可能看到它的照片或图像视频,所谓“有图为证”;当以上条件均不具备时,只能或至少通过对物品的文字描述来认识,所谓“立字为凭”。在大多数情况下,文字充当了叙述、描绘物品或事物的主角,但文字在帮助人们认识物品或事物时的缺陷也是明显的。

  这本《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将会帮助读者直观、轻松地通过实物“图”的形式来认识和了解林林总总的今天还“活”着的华文报纸,这种新的形式是“读图时代”的产物。

  “动态”、“保鲜”、原汁原味地展示华文报纸实物(样报)是本书的亮点。这本《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收集的境外50个国家和地区的427份华文报纸,均是目前――2013年7月仍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的报纸;且收集到的报纸的样报都是2010年以后至2013年7月的样报;该书所录可谓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的“正在进行时”。

  编辑这样一本书本应是研究机构和高校学者们的事。但至今,海内外学术机构和高校的学者、教授还乏人涉猎。不是他们不想做,只是这事难度太大。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华文报纸;历史之久,分布之广,报纸之多,又自生自灭……资料信息的收集工作太难太难。记得多年前在一次学术会上与中国新闻史学界的泰斗、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方汉奇先生相遇,与之谈到海外华文报纸的资料收集和研究时,方先生说:没有人能真正搞得清目前还在出版发行的报纸的精确份数,也没有人能说得清历史上曾经存在过多少家华文报纸,更侈谈收全它们的样报。

  诚如斯言也!

  将海外华文报纸的真实面孔直观地向读者展现更是一件从未有人做过的事,原因是资料收集的困难:境外(特指中国大陆以外)华文报纸散布于海外约50个国家或地区,而在一个国家,报纸又分布在不同的城市或地区。有坚持办报百年不倒的,有办几期就夭折的;报纸的出版周期有日报、周报、旬报、双周报,甚至一个月才出一次的。步履维艰、屡经坎坷又生生不息是海外华文报纸生存的“生态”。

  以图文形式介绍海外华文报纸“真面孔”的想法,源于工作又“超越”工作。由于我供职的中国新闻社有此得天独厚的条件,多年来我结交了一批海外华文报业的朋友,以至时常进入“报人合一”的境地:见到朋友就想到他办的报纸,看到报纸就想到它的办报人。出国访问考察时,经常是刚到一个国家或城市就收集报纸。先是一份份地上门访问收集,后来也找到窍门,到一个城市,只要到唐人街、华人超市或亚洲商场的门口,就可顺手收罗到一大堆当地出版发行的华文报纸。每次出访回国,我的行李箱底层都整齐地平铺着一份份所到之地出版的华文报纸。我的这个另类又无趣、无味的“爱好”被一些海外媒体的朋友知道,他们“投我所好”,时常也从世界各地给我寄来一些他们办的报纸。

  有段子云:“年轻时谈理想,中年时说感想,老年时讲回想”。在我这个“过五望六”的尴尬年龄段,也不知该有何“想”。嗨,人活着总归是有“想”的。通过“实物”图的形式让人们认识华文报纸源于我十多年前的想法,只因为难度太大,拖拖拉拉地到今天才算圆“梦”,而且还是个残缺的“梦”:因搜集海外华文报纸报样困难重重,仍有已知的约20份海外华文报纸无处可觅,深感遗憾。这也不禁使我感叹:做梦易,圆梦难!

  本书今天得以出版,首先要感谢我供职的中国新闻社。没有这个工作平台和它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不要说做,就是想也不敢想这事。这也不禁使我对西晋文学家左思的“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咏史》)”的诗句有了更深的理解。确是“地势使之然”才成就了这本书。

  从1815年马六甲诞生《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第一张华文报纸算起,海外华文报纸至今已有198年的历史。在近两个世纪的漫长岁月中,华文报纸虽历经磨难,但又生生不息,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在海外,作为华侨华人维护族群利益、推进族裔和睦的舆论载体,华文报纸对帮助和促进华侨华人在海外立足、发展、融入当地社会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所在国多元文化的奇葩,华文报纸是华侨华人与祖国和家乡沟通联系的桥梁和纽带。不知有多少出资人、出版人、办报人为海外华文报纸的生存与成长无私奉献,期间不知又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可惜大多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这本《港澳台及海外华文报纸面孔》留下了直观的、鲜活的图像档案,也给新闻学术研究机构和图书馆提供了一份别样的而且极其难得的资料。如此既可告慰先贤,也让后人少有今日念珠而不得见之憾。

(责任编辑:吕分)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